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 > 中体西用的建筑梦
中体西用的建筑梦
杨新岚 2014-12-1 0:00:00

APEC期间的黄山,成了北京人的天下,路人十之八九操着京腔,孩童清一色的北京娃。游人半数以上挥着木棍,敲打着台阶,从四面八方齐聚光明顶。一个八九岁的男孩手握残破的,跟他身高差不多的木棍,一边告诉我说是捡的一根墩布棒,一边自豪地攀登着,看这情形,不用比武也成了丐帮的天下了。

下山的情景很可笑,因为前山索道停开,看完迎客松的人下山距离和返回后山坐索道的路程相当,大部分人只好从前山下山。从北海宾馆走下前山,我们走了近8个小时。连续下山,北京人出现了各种不能直立的返祖现象,有揪着栏杆正走的,有拽着倒退下来的,有拄双拐的,有呲牙咧嘴的,有一步一摇晃的,令人怀疑他们是否在山上遭遇了一场恶斗,但每个人嘴里吐出的都是对黄山气象和魂魄的赞叹。

在云雾中攀上的光明顶,下午西海大峡谷的绝壁和仙雾的蒸腾变幻已经觉得此行超值,光明顶有无光明都不奢望了。登上光明顶的那一瞬间,雾散云低,忽听右前方一导游说,这里是看莲花峰最好的角度,左边是天都峰,右边是鳌鱼背,10分钟前离开的那群人什么也没看到。当即所有人脸上的幸福感都绽放了。循声望去,黄山最险、最美的山峰在云海之上呼呼而动,云雾飘来荡去,做足了各种动漫效果。雄奇缥缈!雄奇缥缈这四个字,应该是黄山最大的特色了。

第二天早上去清凉台看日出,白云软软绵绵地依偎在山谷里,只露出三五个黛色的山峰,每一个第一眼看到的人都“哇”地一声,“哇”声不绝地响了一个钟头,太阳还没有出来,世界始终是一片黑白,站好位置的观者一片寂静。

黑白中,我突然想到了徽州的民居,也是这样的黑白调子,是不是徽人从这里找到的建筑灵感呢?白墙是白云的凝聚,黑瓦是黛山的灌顶。黄山脚下的西递、宏村、呈坎、查济、桃花潭,处处白墙黛瓦,依山傍水,展示出中式建筑的诗意。

在西递朋友的老民居里住过,真不舒适。不隔音不防潮不防寒不亮堂,卫生设施就更不理想了。

我们在黄山上住的木屋也不理想,听起来很浪漫,网上的图片也很美丽,但房间的下水道气息浓郁,刚在房间里和朋友聊了几句天,隔壁就砰砰地敲墙抗议。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淋浴墙贴的是暗旧的石片,让你浑身发紧。屋子的外观也不理想,一排排的木房子毫无设计。这时候就十分羡慕那些能住进洋楼的人。

第二天来到飞来石,远望莽莽苍苍的大山深谷,看见那些排列成一大团的简单重复的西式宾馆楼,又觉得很败风景。

理想的住宅在哪里?理想的设计师在哪里?现在的建筑师基本是西学弟子,中国文化的底子太薄,他们的审美和对舒适品质的追求基本是西学的口味,有几个人知道晚清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加上中国建筑的外观容易有传统和守旧之嫌,不够时尚,不够潮流,不能震人耳目,很多建筑已经走上了西方现代派的怪诞之路。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对两家宾馆的印象很深。一个是曲阜的阙里宾舍,店名是刘海粟的字,四合院的外观,和邻家孔府浑然一体,内设精良。当地人说是设计大师戴念慈的设计,获过国际金奖,引无数政要名流竞折腰。

另一个是武夷山的武夷山庄,流水终日高低曲折地吟唱着,串起一幢幢民居外观的客房,大王峰与幔亭峰天然地作了大背景。当地朋友说是建筑大师杨廷宝指导的,他曾说过:“宜低不宜高、宜散不宜聚、宜淡不宜浓、宜藏不宜露、宜土不宜洋”。此后景区建筑的风格都定为“挑梁挂柱”、“白墙红瓦”的仿宋风格。

现在奇奇怪怪的建筑已经成了落水狗,建筑向何处去?我的理想是中式的外观体貌,加上西式的实用内核,看上去很美,住进去很爽。一言以蔽之,中体西用。


《地产》杂志订阅:010-85650313/0426
订阅政策:http://www.xindichan.com.cn/article_17949.html
订阅方式:http://www.xindichan.com.cn/article_17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