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焦点 > 陶校兴沦陷
陶校兴沦陷
《地产》 本刊记者 秦小东

59岁的陶校兴可能不曾想到,作为上海房管局副局长的他,虽在社保案中涉险过关,却仍“晚节不保”,退休前一年狼狈“落马”。

自10月11日被“双规”后,陶校兴再未回到工作岗位。11月4日,陶校兴终因涉嫌受贿被移交司法机关。上海市纪委的调查结果是,陶校兴任职期间,涉嫌利用土地审批等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进行权钱交易,收受他人现金、房产等财物,数额巨大。

这期间,相关部门的通报与各大媒体的跟进揭秘,向公众描画了一幅房地部门贪腐官员的鲜活肖像,同时也向决策层提出警示:在当前调控博弈的紧张局面下,行政之手势必会更多伸向市场,调控隐含的寻租风险不容小觑。

陶校兴轨迹

关于陶校兴案发的具体事由,在司法机关正式审定前唯有猜测。但从现有资料看,陶校兴牵涉之广,违法违纪手段之全面,堪称“大观”,不失为一个认识当前中国地产领域官商利益纠结的绝佳标本。

陶校兴发迹于上海市闵行区梅陇镇,曾任梅陇乡乡长。1992年梅陇乡建镇,陶校兴升职出任松江县副县长、县长。8年后松江县升区,陶校兴因资历不够没能升任区长,平级调动转任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以下简称房地局)副局长。陶校兴是该局近年来“落马”的第三名处级以上官员。

他的同僚、原房地局另外一名副局长殷国元,2008年被判死缓,主要罪行是利用职务便利,在土地利用、拆迁许可等事项上为他人谋利;受人请托,滥用职权违规办理用地审批手续。

而在上海社保案中“落马”、有“上海第一处”之称的房地局土地利用处原处长朱文锦,正是陶校兴的直系下属。朱于2007年被判刑15年。

殷国元案发后不久,上海高层认为房地局权力过大,于是将该局土地主管职能划拨至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至此“房地局”变成了“房管局”,而长期分管土地的陶校兴无奈只好分管“行政法规和人事”,但这也没能避免其两年后“落马”的结局。

陶校兴学历不高,在房地系统更无专业背景,其被调进房地部门纯属偶然。但据闻其在房地系统内权倾一时,十分“张狂”。陶校兴在房地局副局长中排名第一,2002年从殷国元手中接管土地大权,殷国元转而分管拆迁。

在业内人士看来,陶校兴这个职位十分“要害”。据悉,虽然2002年上海土地出让开始实施“招拍挂”,但此后几年真正实施的只有几块地,大多采用协议出让的方式,如此一来掌管土地的领导就有很大的话语权和决策权。

殷国元主管拆迁,陶校兴分管土地,加上有土地征用审批权的土地利用处处长朱文锦,一时间,上海的土地开发,几乎都在这三人掌握之中。

陶校兴在梅陇、松江两地浸润许久,从事房地产开发与建筑工程的亲友众多。比如其弟陶校林,从日杂货店主变身建筑公司老板,近些年在当地做得风生水起。

去年6月末“楼倒倒”事件即发生在梅陇,而这也与陶校兴不无干系。该事件牵连出的开发商阙敬德今年4月被判处无期徒刑,此人是陶校兴的远房亲戚。陶校兴的儿子陶青即在阙敬德手下谋事。

在松江任上,陶校兴还曾安排建设一套隐秘的度假别墅,供前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专享。陶校兴在房地局的下属朱文锦即是陈良宇的表连襟。

权力陷阱

据接近上海房管局的人士透露,从表面上看,房地部门只是土地交易的登记备案机构,权限并不大。但是具体到每个地块,土地利用处有很大的腾挪空间,同意其继续延期开发还是进行经济处罚,甚至收回使用权,都由他们决定。

在2006年末至2008年上海市土地管理系统的彻查风暴中,官员与房地产开发商之间的寻租链条被揭开,土地审批权过于集中、制度不健全的矛盾暴露在阳光之下。

据了解,朱文锦、殷国元案发后,上海市房地局至少有5名官员接受了司法调查,当时有3人被取保候审,两名处级干部处于羁押审查状态,而且被查官员均与土地招投标中的权钱交易有关。不过,最终这场风暴以殷国元被判死缓收尾,也并未有其他官员被公开调查或问责。

据悉,上海曾有两千余名市管官员被告知,如实上报家庭购房优惠情况,即便有违纪违法也会获得宽大处理,但如果隐瞒,将被从重处理。此举意在将官员低价购房定性为“违纪不违法”,让干部队伍保持稳定。上海地方此举曾颇受中央媒体诟病。

陶校兴也在申报之列。据沪上一位观察人士向本刊透露,陶校兴本来已经过关了,上边也已经允诺既往不咎,但这次却被“秋后算账”,看来高层是想“杀一儆百”。

位于上海市中心的豪宅帝景苑项目,是上述彻查风暴的导火线,也成为上海政商利益纠结的一个典型符号。近两年,上海市纪检部门已收到100余封涉及官员在帝景苑低价购房的信访件,帝景苑如一个吞噬甚广的黑洞,已令高层无法坐视。

2006年前后,帝景苑因股东利益分配出现纠纷,致使部分股东举报存在违规问题,并提供官员低价折扣购房名单。目前,帝景宛项目股东的民事纠纷仍未完结,很多涉及低价购房的官员也仍然正常履职。

据了解,更多帝景苑内低价买房的名单并未公开。一份内部资料显示,400余户业主中,获得一成以上价格折扣的有50余户,折扣达到3成以上也有22户。

帝景苑暴露的问题包括:减少土地出让金、土地闲置、多次修改土地合同、操纵容积率以增加建筑面积、官员低价购房等,这些操作至少让该项目多获利2亿元。陶校兴虽未被发现是帝景苑的折扣购房者,却是上述大多数操作的合同签署人。

过去数年,那些意欲插足上海滩房地产的某些政商力量,在土地招投标、土地转性、修改容积率等关键环节,均是在陶校兴等人的操作下实现利益,这些力量背后的关系网络,又反过来成为了他们的护身符。

原浦东新区副区长康慧军,在庭审中被揭露疯狂炒房二十几套。而其实际被查出的过手房产数量超过40套。康被认定受贿599万余元,另有1184余万元财产来源不明,被判无期徒刑。由此康慧军得名“炒房区长”。

而在康案后,同样受贿被查的浦东新区外高桥管委会规划建设和环境管理处负责人、副处长陶建国,名下有房产41套,大多来自受贿或低价买房。此人被称为“炒房处长”。

而这还只是“不幸”被觑见的冰山一角。据上述观察人士称,折扣卖房是一种重要而隐秘的利益输送方式,很多开发商想跟官员搞好关系,在项目开盘时,都会拨出一定数额的房源干此勾当。

近几年,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逐渐升温,有关房管部门官员落马的报道屡见不鲜:2009年10月,原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获刑11年;12月,原温州市房产管理局副局长丁志贞获刑20年;今年3月,原福州市房管局局长张文俊获刑16年;10月,原鹰潭市房管局党委书记、局长林建伟获刑10年6个月。

曾有机构做过统计,国土部门、住建房管部门、交通部门,因“落马率”极高而成为官员最“危险”的部门。行政之手伸向市场的触角过多,势必隐含广泛的寻租空间,在监管与监督的制衡机制不完善的情况下,廓清腐败恐任重而道远。


《地产》杂志订阅:010-85650313/0426
订阅政策:http://www.xindichan.com.cn/article_17949.html
订阅方式:http://www.xindichan.com.cn/article_17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