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城市 > 生态宜兰
生态宜兰
《地产NEWHOUSE》 文·摄影 李忠

城市的建设是具有不可逆性的——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任何一个城市的主导风貌,只能代表它所形成的那个时代的价值观体系。如果这句话有点文绉绉的,那么我们可以拿一些经典城市的形象来做说明,当我们看到巴黎的时候,透过那些长长的景观大道,我们还能看到当年的奥斯曼先生对于巴黎城市的那种经典的巴洛克构想;当我们看到深圳时,特别是我们这些经历了改革开放之初思想解放的人,看到深南大道上的一幢幢高楼,我们心中总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兴奋,因为那时候的深圳,简直就是我们改革开放的一个伟大图腾!从某种意义上说,深圳至少是深圳的大部分地区,选择了80年代那种规划形态,于是也就成就了那种风貌,我们总不能要求我们的城市形态也做到与时俱进吧。

现在,我们已经步入了21世纪,当前的价值观和80年代90年代都有了很大的不同,如果我们套用一句冯小刚式的语言,那么可以问:21世纪的城市谈什么最时髦?生态!是的,现在我们都希望能把我们的城市建设成为生态城市,可是,由于城市形态的选择具有不可逆性,所以我们现在更多的大城市都注定不可能是完全生态结构的城市,更多的情况是对现代的城市结构进行生态化的改进,因此,我们也就迫切地需要找一些城市的样板来进行学习——这些样板最好是新规划的城市,由于是新规划的,就有可能完全体现全生态的规划理念。

宜兰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

最早听说宜兰是来自于一个建筑学的术语,叫宜兰厝,所谓宜兰厝,是由宜兰县政府出面,组织建筑师们为宜兰的自耕农设计的乡村民居,这些民居大小各异,但是形态基本实现了系列化,而且功能合理,建造方便,很受当地农民的欢迎。也正是为了看这些宜兰厝,此次去台湾我就把宜兰作为我此行的第二目的地。

宜兰河的生态治理堪称宜兰城市规划的生态亮点。我在极度的兴奋心情中,沿着宜兰河走了长长的一段,拍了大量的照片,回到内地,和很多朋友都分享过这些资料,其中,有一个朋友的问题是最有趣的:你这几张照片拍得是治理前的宜兰河,还是治理后的宜兰河?这个问题问得好,问出了我们对“治理”二字的不同理解——在我们通常的概念里,河道治理几乎就等于河岸硬化,有许多城市甚至会把硬化了多少米岸线作为一项政绩工程来说。在我的家乡就有一条城市的母亲河受到了这样的待遇。原来非常生态的岸线,通通被硬化了,铺上了地砖,摆上了座椅,栽上了路灯,这样的景象一眼看去,那的确是治理过了,实现了我们通常所谓的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可是宜兰的难得之处也就在于,你从表面上看,宜兰河的许多地方在治理前和治理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该生态的还是生态,该自然的还是自然,只是变得更人性化了,但这种人工设施的比重,被很好地控制在了一个较低的限度,人来了,鸟并未被赶走,它们还在宜兰河的芦苇丛中过着悠然自得的生活。

在宜兰河畔的城市一侧,是宜兰的主城区,这个繁华热闹的老城并未进行太大的改造,依然扮演着市民生活舞台的角色,而在宜兰河的另外一侧,走不了多远,却立即呈现出一片田园风光,这种由城市到田园的切换,在我所考察过的城市中,是最自然,也是最迅速的一个。沿着长长的引水渠走过去,你看到的是清澈的渠水,水中倒映着的宜兰厝,宜兰厝边围绕着的油菜花,以及菜花黄中衬托着远处的宜兰河大堤。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田园和如此的自然,可是,一旦你走累了,水渠边又间或矗立着几座精心建造的亭子,告诉你这不是一个简单粗放的自然,而是一种人化的自然,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最能体现这种和谐生态精神的,当属宜兰县的一座建筑物和一座构筑物。建筑物鼎鼎大名,而且被介绍台湾的画册中选为宜兰的代表,那就是宜兰县政府,这座政府大楼看上去不太像一座大楼,倒更像一座放大了的宜兰厝,不但层数较低,而且在体量上高低错落,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面积还使用了覆土建筑的手法,这些生态手法的运用,再加上本地化的建筑材料,以及民居形式的建筑形象,都使得这座大楼既传达了生态和谐理念,也传达了一种政府亲民的形象——政府就像你自己的家,你可以随便来这里走一走,坐一坐。

这就是宜兰,宜兰的生态,生态的宜兰!如果你是带着一系列关于生态城市的问题去的,那么你在宜兰就一定会有一系列惊喜的发现,大到一座城市的布局,小到一段护坡的设计,你都会发现在其他城市,那些尚在尝试的生态技术,在宜兰已经成为一种常态,特别是那些被他们称之为“生态工法”的构造设计,更是可圈可点。所以,如果想看一个很生态的城市,那就去宜兰吧!


《地产》杂志订阅:010-85650313/0426
订阅政策:http://www.xindichan.com.cn/article_17949.html
订阅方式:http://www.xindichan.com.cn/article_17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