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看懂中国房地产

话企丨林龙安将夫人推至台前 禹洲这场危局有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2/06/28

没有功成身退,只有一地鸡毛。

短短半年时间,林龙安一家三口在禹洲集团的角色换了又换。

去年12月下旬,本被视为“二代”接班的林龙安之女林禹芳表示因专注于物业禹佳生活服务的管理工作,辞任禹洲集团执行董事及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职务,林龙安接下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一职。

时隔半年,林龙安又一口气卸下5个职位,将夫人郭英兰推至台前。回顾1个月前的股东大会上,林龙安因疫情原因只是选择现场连线形式接入会场,郭英兰已经稳稳坐在香港会场的C位,或许也是在为如今的换位提早做好铺垫。

图片1

来源:官网

有消息称,郭英兰本就是禹洲集团的实际管理者。这一次,从幕后走到台前,她能挽救已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禹洲集团吗?

从幕后到台前

6月24日深夜,禹洲集团突发人事变动。

具体而言,6月24日,公司董事会收到林龙安辞呈。林龙安因工作安排调整而辞任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董事会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成员。辞任后,其由执行董事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并获委任为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成员。

与此同时,郭英兰获委任为公司主席、首席执行官、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薪酬委员会成员及提名委员会成员。而郭英兰正是林龙安的夫人。

不过在地产圈,夫妻接力的案例极为罕见。至于为何进行这一场交接,禹洲集团在公告中仅表示,由同一名人士兼任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两职可确保集团贯彻的领导,并更有效地作出及执行集团的整体策略。

不过,财经网通过一位接近禹洲集团的知情人士了解到,林龙安之所以选择卸任,是因为禹洲集团的职务之外,其还担任多个社会职务,如港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特区选举委员会委员、香港中华出入口商会会长、天津政协常委等,而相关公益工作也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和好评。此次辞任公司主席和首席执行官后,其将能抽出更多时间和精力进一步履行社会职责。辞任后,林龙安会作为公司的非执行董事,继续参与董事会的监督、检查等工作。

上述知情人士称,自1997年加入禹洲集团以来,郭英兰陪伴公司二十多年,一直参与公司日常的运营管理,非常熟悉公司业务,是接替上述职务的不二人选,有利于公司更加精致和精细化的管理。

而禹洲集团方面向财经网表示,此次管理层的变动,对公司的日常运营管理没有任何重大不利影响。

违约不断

不过,林龙安此时抽身离开并不是“功成身退”,反而是遗留下一个“烂摊子”。

自今年年初宣布要约交换2笔临期美元债以及征求同意12笔票据交换起,禹洲集团便不可避免地走到了泥潭之中。

据财报显示,截至3月26日,禹洲集团未能按期支付4笔优先票据的利息,合共为6925万美元。6月1日,禹洲集团再次发布公告称,3笔美元债利息未在宽限期到期后支付,合计4921.71万美元;一笔永续债的806.25万美元应付款项未支付,均构成违约事件。

财报

来源:财报

在一位业内投资专家看来,从法律上来说,即便出现债务违约,但只要禹洲集团实控人没变,换谁当董事局主席都没有影响。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则认为,从外部环境来说,债务违约企业进行董事长更换一般是出于规避老板人身风险的考虑,避免因为债务造成的连环反应引发一系列问题。例如,有的企业老板会给债权人一些口头承诺,出现债务逾期后,债权人的情绪会比较激动,如果让老板直接面对债权人可能会引发冲突。

实际上,禹洲集团的确还面临着高额的债务等待偿还。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6月28日,禹洲集团共存续4只人民币债券,合计50.7亿元。其中,私募债“PR20海1B”将于7月14日到期(16天后),债券余额7037万元。

f2aabc545da0bc8a17cb90bacca1c89_副本

人民币债券

此外,禹洲集团共存续13只美元债,合计56.75亿美元。其中,4笔美元债将于一年内到期,合计13.479亿美元,最近的一笔将于86天后到期;一笔永续债将于93天后进入赎回期,合计3亿美元。

f032130793e3408cd27b95dbf2dce07_副本

美元债

面对禹洲集团的困境,穆迪分析师Daniel Zhou在下调禹洲集团的评级中表示,评级下调反映了穆迪对禹洲债持有人在其付息违约后的疲软回收率预期。展望“负面”则反映了穆迪的观点,即若付息违约触发了更大范围的交叉违约,那么禹洲债权人的回收前景可能进一步走弱。

挽救禹洲吗?

此时此刻,禹洲集团最亟待解决的难题就是如何为企业注入更多现金流。

据公开资料显示,郭英兰在禹洲集团20余年时间内,主要负责公司的财务、资金及审计工作。加盟公司前,其任职于中国建设银行厦门分行。

但即便如此,郭英兰恐怕也难以应对当前的企业困境。对任何一个房企而言,融资、销售是企业回笼现金流最重要的两根拐杖。从这两方面来看,禹洲集团均面临巨大压力。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任何一个企业融资都是以归还本息为前提的,出现债务逾期的企业,市场会普遍认为其已经失去了如期还本付息的可能,因此对于已经出现债务逾期的企业,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基本上不会有再融资的可能性了。这意味着,在债务违约的情况下,禹洲集团的再融资之路已经算是被堵上。

再来看销售端,禹洲集团的表现仍然疲软。6月10日,禹洲发布2022年5月份未经审核营运数据。5月,集团的合约销售金额为29.11亿元,同比下滑71.94%;前五个月,集团实现累计销售金额为169.17亿元,同比下滑59.43%。

虽然业绩下滑是行业整体趋势,但禹洲集团的整体表现仍然弱于行业平均水平。据克而瑞数据,TOP100房企5月份实现销售操盘金额4546.7亿元,同比降低59.4%;前5月整体操盘业绩规模同比降低52.3%。

“接下来,就看下半年楼市了,如果市场旺销,禹洲就还有机会。”上述业内投资专家直言,“当前情况来看,只要实控人没变,换谁当主席该还不上的钱也还是还不上。”

柏文喜同样认为,如果当前市场不能很快回暖的话,禹洲集团更换主席也很难扭转颓势。“只不过可能更利于企业重整,换个面孔更利于放下之前的恩怨而更容易与相关利益方达成妥协。从这一点上来讲,也许更换主席更有利于带领企业走出泥潭。”

近日,财经网通过一位同样陷入流动性难题的TOP30房企内部人士了解到,尽管有消息宣称市场回暖,但其所在公司6月份的销售情况仍不乐观。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证明,企业的销售已经不只与市场行情挂钩,消费者的信任更是首当其冲地与之产生了强关联。

这也意味着,禹洲集团面临的不仅是偿债问题,还有由此产生了一系列诸如品牌声誉的负面影响。只是,面对这一地鸡毛,留给郭英兰收拾重整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文/李俊杰(责编:高雅)

编辑:王亚静
很抱歉,页面未找到!

很抱歉,页面未找到~

若网页未能自动跳转新网址,请点击下面按钮进行跳转!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新地产财经传媒联系。未经新地产财经传媒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ICP备11014849号-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650409 举报邮箱:jubao@xindichan.com.cn
Copyright 新地产财经传媒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