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财经热点,紧跟业界前沿。

数字竞争加剧,欧洲运营商称苹果服务侵犯欧盟“数字主权”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1/18

数字时代的国际话语权之争已然成为国际竞争的新焦点。

近日,欧盟一些移动运营商呼吁禁止苹果的iCloud隐私中继服务,因该服务涉嫌侵犯欧盟的数字主权。 

当前,全球正在加速迈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世界正处于大变革、大调整转折点,数字时代的国际话语权之争已然成为国际竞争的新焦点。

为了全面提升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竞争力、维护自身的数字主权,欧盟近年来出台了系列政策法规加强对大型跨国数字平台监管,保护和支持自身的数字行业。

北京师范大学网络法治国际中心执行主任、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沈括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各国对于数字主权的维护必然会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继续存在,因为这是一个国家主权诉求的体现,有内在的驱动力。在此期间,会对数据跨境流动和跨国合规监管等带来新的挑战。但从长远的视角来看,预示着未来更高水平的协调。

捍卫欧盟数字主权

据了解,‌iCloud隐私中继服务是苹果iOS 15系统中发布的一项功能,该功能对数据进行加密,因此苹果和第三方都无法看到用户在 Safari中所浏览的内容。

2021 年 8 月,沃达丰、西班牙电信、Orange 和 T-Mobile等运营商就向欧盟委员会发出了一封联名信,表示该服务“将削弱其他公司在下游数字市场的创新和竞争,并可能影响运营商有效管理电信网络,侵犯了欧盟数字主权”。

近年来,随着数字经济和高新技术的快速发展,欧盟追求数字主权的呼声越来越高。

数字主权被描述为“欧洲必须具有的能力,即必须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并遵守自己的规则来做出自己的选择。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博士后黄颖介绍,欧盟把数字主权定义为“欧洲在数字世界自主行动的能力”,但这一概念内涵不局限于提升数字自主能力,欧盟还把它作为提升其“战略自主”能力的重要抓手。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姜志达表示,欧盟构建数字主权,意在维护欧盟“世界一极” 国际地位、维护欧盟经济的国际竞争力以及维护个人隐私等欧盟价值观。

“保持行动自由是欧盟数字主权的根本目的之一。对欧盟来说,即使它与某个大国结成联盟,只要这个决定是它自主做出的,也不意外着它就丧失了主权。”姜志达解释道,从规则竞争的角度,欧盟认为,只有与美国合作,才能保持它在规则领域的优势。另一方面,欧盟有自身利益,政策不可能与美国保持完全一致,有其独立的一面。

为此,欧盟逐渐强化在数字发展领域的支撑引领。2020年2月,欧盟委员会发布《塑造欧洲的数字未来》《欧洲数据战略》和《人工智能白皮书》三份文件,涵盖网络安全、关键基础设施、数字教育和单一数据市场等各领域,形成了欧洲新的数字转型战略。

同年7月,欧洲议会发布《欧洲数字主权》报告,从构建数据框架、促进可信环境、建立竞争和监管规则三条路径进一步明晰了欧洲数字化转型方向。

2021年3月,欧盟委员会正式发布了《2030 Digital Compass: the European way for the Digital Decade(2030数字罗盘:欧洲数字十年之路)》(以下简称《数字罗盘》)计划,提出了12项数字化目标,以降低欧盟对外来技术的依赖,捍卫欧盟数字主权。

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2020年6月,德法两国确定了拟议近一年的欧洲云(Gaia-X)的路线图和蓝皮书。欧洲各国300多家企业加入了Gaia-X,并着手制定具体的技术标准。

规则协调性将提高

近年来欧盟陆续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数字市场法》《数字服务法》等一系列政策文件和法律框架,加强对世界数字巨头的监管,以建构数字主权。

其中,征收数字税是欧盟成员国维护其数字主权与数据主权的重要举措。

2019年7月,法国参议院批准了一项对在法国境内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和全球营业额超过7.5亿欧元的企业征收3%数字税的法规,美国四大互联网公司——谷歌、亚马逊、脸书和苹果都成为了征税目标。受到法国征管数字税的直接影响,奥地利、匈牙利、意大利、波兰、西班牙、土耳其和英国等国也纷纷开始征收数字税。

除了数字税,欧盟还高举反垄断、隐私保护等监管大棒,频频对美国科技巨头开巨额罚单。

黄颖分析,欧盟积极构建数字主权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在数字技术和基础设施方面已明显落后于中美,捍卫数字主权有助于增强欧盟的技术主权和保护欧盟的数据主权,从而维护其数字经济领域的全球竞争力。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极大地挫伤了欧盟对美国的信任。而在中美科技和战略对抗背景下,欧盟的外交斡旋余地缩小,因此希望通过降低对中美的数字技术和基础设施的依赖,通过争夺全球网络空间资源来重新掌控数字主权。”黄颖说。

但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数字主权、数字民族主义、数据本土化很可能会引发数字空间碎片化,阻碍全球数字经济的互联互通与创新发展,限制数据能力和价值的发挥。

谈及各国对于数字主权的维护的影响,黄颖表示从短期来看,各国纷纷通过加强数据管控来捍卫数字主权,突出网络与数据基础设施的自主性,虽然可以维护数据安全和国家安全和保护个人隐私权,但也会阻碍全球数据跨境流动,尤其是世界范围内不同的数据治理模式的分化会威胁全球数字信息流动,阻碍数字经济全球化。

吴沈括认为各国对于数字主权的维护必然会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继续存在,因为这是一个国家主权诉求的体现,有内在的驱动力。在此期间,会对数据跨境流动和跨国合规监管等带来新的挑战。但从长远的视角来看,预示着未来更高水平的协调。

专家:打造中国生态圈

随着全球数字化进程不断加快,多国都深刻认识到维护数字主权的重要性。要在全球数字主权“割据战”中赢得主动权,我国应该怎么做?

吴沈括认为,及时且全面地追踪研判全球立法和监管动态十分有必要。“知己知彼。据此实时调整基于我国战略诉求的法规体系、政策体系和治理体系,来实现最大程度地趋利避害。”

受访专家普遍认为,中国应积极参与制定全球统一的数据治理标准,加强在数据治理和平台治理方面的国际合作。

“要积极参与和有效利用目前国际治理的各项规则和各项议程,共同建设平等、科学、合理、互惠的国际治理规则。一方面展示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另一方面也是有效的维护、伸张我们的合法权益,通过透明、公平、公正的规则建设来打造规则生态圈。”吴沈括表示。

除了规则生态,吴沈括还提到了技术及商业应用生态建设。他表示,需要通过有效的全球化的技术经济生态的建设,来为主权理念的实现提供扎实的物质支撑。

“数字经济是新经济,不管传统经济还是数字经济,都有它自身运行的逻辑,大国权力有作用,但也有局限性。当前数字规则和治理方面,既有竞争的突出一面,也有合作与协调的一面,这是内在的需求。”姜志达说。

黄颖则建议,基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理念,积极推动建立一个全球数据治理框架。“中国在国际层面主张“网络空间主权”作为全球网络空间治理的基础原则,与全球各国加强沟通深化合作,推动全球数字化发展,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黄颖说。

而面对各国维护数字主权背景之下企业的多重合规问题,吴沈括认为还要为企业和产业的合规风控提供必要的公共支持。在资金、技术、智力、支持和规则等各个层面,为企业的双重合规乃至多重合规提供引导和支撑。“通过鼓励打造合规样板,全面的、体系化的提升中国产业的合规意识和技能。”

此外,数字主权视野下中欧数字合作也是各界关注重点。

在黄颖看来,应努力探索中国倡导的“网络主权”与欧盟主张的“数字主权”的相容之处。

姜志达建议,培育有竞争力的中小型数字企业参与欧洲市场竞争。“针对欧盟对大 型科技公司的打压政策,中国政府要培育有竞争 力的中小型数字企业,营造良好创新生态,鼓励中小型科技公司积极参与欧洲市场竞争。”姜志达说。

编辑:王晓亮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杂志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经新地产微信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新地产传媒联系。未经财经新地产传媒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ICP备11014849号-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75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650246 举报邮箱:jubao@xindichan.com.cn
Copyright 财经新地产传媒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