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看懂中国房地产

安信信托:败于地产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2021/08/12

高天国等到了命运的裁决,陷入百亿债务泥潭中的安信信托也迎来了“白衣骑士”。

乐居财经 严明会 发自上海

高天国等到了命运的裁决,陷入百亿债务泥潭中的安信信托也迎来了“白衣骑士”。

重组方案透露,4家上海国企与信保基金成立上海砥安公司将入股安信信托。靴子落地,意味着安信信托的重组迈出了实质性一步,对投资者而言是一个利好。自复牌后,安信信托连续收获了9个涨停板。

然而,在关键时刻,牵头方上海电气似乎给安信信托的重组增添了不小的变数。

8月5日,上海电气公告称总裁黄瓯突然离世,年仅50岁;此前“祸不单行”的上海电气还被爆出董事长郑建华被查,深陷83亿财务黑洞。

安信信托也于同日晚间在一份公告中坦言,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是否能够获得相关的批准,以及获得相关批准的时间均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本次交易方案最终能否成功实施存在不确定性。

眼下,上海电气的多事之秋,会不会导致安信信托重组迎来变数?倘若此次重组成功,安信信托将成为一家具有国资背景的金融类上市公司;倘若失败,它或将沦为破产企业。

白衣骑士

7月23日晚间,ST安信(600816.SH)一口气发布了30条公告,宣布重组方案出炉,公司股票复牌。

根据公告,安信信托拟向上海砥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砥安”)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3.75亿股股票,发行价为2.06元/股,募集金额不超过90.13亿元,全部用于充实公司资本金。

如若此次发行完成后,上海砥安将成为安信信托控股股东,持股占公司总股本44.44%,而此前的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国之杰”)持股比例将由52.44%降至29.13%。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高天国变成无实际控制人。

上海砥安是何方神圣,竟敢主动接手安信信托这百亿烂摊子?

据乐居财经了解到,上海砥安于7月22日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为18.2亿元,法定代表人为秦怿,来自上海电气集团。

图片

从股权结构来看,上海电气集团持股24.32%,为上海砥安大股东;信保基金为二股东,持股21.54%;上海国盛、上海机场以及上海国际位列三股东,持股均为18.04%;此外,上海维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维安”)持股0.00768%。

除信保基金、上海维安外,其余4家上海国企均是上海国资委100%控股的大型企业,阵容不可谓不豪华。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维安也是一家于7月22日才刚成立的新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法人代表为秦怿。大股东信保基金持股50%,上海电气持股15.5%,其他三家上海国企分别持股11.5%。

图片

截止发稿前,上海砥安虽还未入驻安信信托,但是后者却率先迎来了一波高管“大换血”。

据安信信托公告称,拟免去王荣武担任的安信信托总经理(总裁)职务,免去董玉舸担任的副总经理(副总裁)职务,免去陆伟军担任的合规总监职务。

同时,拟聘任高俊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副总裁)、聘任丛树峰担任公司财务总监。这是安信信托重组方案发布以来,首次披露高管变动的情况,且新聘任高管均有上海电气集团的背景。

例如,高俊曾任职上海银行信贷部工作人员,上海电气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公金部部门经理、风险部部门经理、风险总监、公司副总经理。

丛树峰曾任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财务部部门副经理,上海电气集团财务公司计划财务部部门经理、财务结算部部门经理、办公室主任,上海电气投资公司运营总监、风险总监。

谁来兜底?

作为重组牵头人,上海电气集团成立于1985年,注册资本91.8亿元,是一家大型高端装备制造企业,主导产业聚焦能源装备、工业装备、集成服务三大领域,股东为上海国资委,总资产3154亿元,营收1373亿元。

但参与“接盘”ST安信的同时,上海电气也正处于风口浪尖上。

5月底,上海电气突发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持股40%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超过上市公司近两年的净利润总和。

眼下,上海电气自身的“暴雷”还未拆除,它还将处置安信信托相关的债务问题。

自公司实控人高天国被捕后,安信信托涉及的诉讼不断在增加。截止2020年年底,安信信托涉及的诉讼高达80多宗,其中因保底承诺引发的诉讼就达50宗,涉及金额达184.91亿元。

同期,安信信托存续的1600多亿规模的信托、752亿尚未了结的保底承诺,以及超183亿的总负债;进入2021年,截至6月底尚有未解除的存量兜底函合计余额为709.36亿元。

虽然重组方案已靴子落地,但涉及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逾期项目兑付问题,安信信托却暂未披露方案。

业内人士表示,“新股东实力再雄厚,也不可能拿国有资产来为原股东填窟窿”“国资入股安信信托的主要目的应是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绝非意味着上海国资要为安信信托的逾期项目兜底。”

所以,无论是从安信信托本身情况来看,还是从行业和市场大环境而言,全部刚兑应该不太现实,投资者承受一定程度的损失恐难避免。

另一方面,安信信托也在积极“拆雷”:一是寻求与信托项目兜底函持有人和其他表内外债权人达成和解;二是寻求和配合控股股东国之杰以二级市场减持以外的其他合法方式,以国之杰所持公司股份用于公司风险化解的重要工作。

不仅如此,安信信托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达成了债务和解,将以部分资产抵偿对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的到期未偿还债务,构成重大资产出售。

然而,这一举动却遭到了上交所的问询,要求安信信托说明包括重大资产出售与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关系,是否互为前提条件;若后续非公开发行失败是否对本次交易推进产生实质影响等。

截止发稿前,安信信托还未回复监管机构的问询函。

折戟地产

安信信托的前身,是辽宁鞍山信托,其于1994年登陆上交所,迄今为止仍是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

2002年,高天国入主安信信托。此后通过不断增持,高天国通过旗下的国之杰持股52.44%,成为安信信托的第一大股东。

出身于四川阆中的高天国,起家于房地产。早年,他参军转业后曾在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担任副局长,后来下海经商,在海南炒房的过程中,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

转战东北,将安信信托揽至麾下后,后者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2017年最风光时,安信信托的业绩一度在全国68家信托公司中排第一,实现36.68亿元的净利润。

但安信信托风格激进、风控缺失,大量资金投向三四线中小房企、股市定增以及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等项目,风险从2018年起很快暴露,形成巨额“黑洞”,命运急转直下。

2018年,安信信托的项目频繁踩雷后导致巨亏,净亏损达18.33亿,在全行业垫底;2019年,安信信托收入同比下滑79.1%仅有4.78亿,净亏损39.93亿;2020年,安信信托计提巨额减值后亏损67.38亿元。

图片

安信信托虽然连续三年亏损超过125亿元,但按照2020年12月修订的“退市新规”,安信信托当年营收2.98亿元高于1亿元,侥幸避免了退市。2021年第一季度,安信信托亏损7.27亿元,一年的营收都不够一季度亏的。

赤裸裸的现实之下,安信信托的业务自是难以展开。新增设立的信托项目只有1个,且规模也是小的可怜,只有500万元。

截至目前,安信信托对外投资60家子公司中,涉及地产共计20家,包括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江苏新湖宝华置业有限公司、成都蓝润锦鸿实业有限公司等。

在其信托业务中,房地产信托占比最高。以“安赢42号”信托计划为例,总规模240亿元。成立后,安信信托将各期信托资金中的 1%用于认购保障基金,剩余的 99%信托资金用于受让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超过 50%股权。

然而自2019年11月以来,安赢42号却因为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进展的不顺而被爆逾期,从而引发安信信托旗下产品的陆续暴雷。眼下,安信信托持有的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45亿元股权已被司法冻结,冻结期为三年。

安信信托的“陨落”速度如此之快,着实令市场震惊,但受困于房地产信托的并不只有安信信托,还有四川信托、华信信托等。

在过去,地产信托一直都是信托公司重要的利润来源,甚至是“救星”;但如今,随着“资管新规”及配套实施细则落地,这条路一步步被堵死。

2021年,这几只信托也并不平静。四川信托掌舵人刘沧龙被捕,留下250亿资金黑洞;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被捕一年后,再次招募重组投资人。现如今,安信信托的重组方案初步落地后,那些风雨飘渺中的信托也在等待属于自己的白衣骑士。

编辑:王亚静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新地产财经传媒联系。未经新地产财经传媒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ICP备11014849号-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650409 举报邮箱:jubao@xindichan.com.cn
Copyright 新地产财经传媒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